主页 > 历史 > 曹魏的因兵授官制度具体是怎样的?

曹魏的因兵授官制度具体是怎样的?

趣历史 历史 2020年08月11日

 对曹魏的“因兵授官”制度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

  三国汉季,各政权兵制中有两种典型代表。其一是孙吴是“因官授兵”,其二是曹魏的“因兵授官”。

  本文着重谈谈曹魏的因兵授官制度。

  “因兵授官”,顾名思义,即官职大小(尤其是军职)由所辖部曲众寡决定。

  曹魏的授官制度,有其特殊之处。主要是针对外姓、外乡人士。诸如夏侯氏、曹氏、谯沛同乡,则不受此约束。魏武虽尚法术,但法不外乎人情是也。

  由此,引出两条颇合逻辑的规律:

  其一,外姓、外乡人士领兵归附时,兵多者官大,兵少者官小,无兵者无官(特指军官),只能充任文职。

  其二,部曲数量/质量类似者,归附越早,地位越高。

  因为本文涉及人物颇广,为方便阐述,特将魏武创业时代(189-208)简单划分为三部分:

  讨董时期(189-192),兖州时期(192-196),建安初至赤壁时期(196-208)。

  上起董卓上洛,下至赤壁之战。

  ① 讨董时期(189-192)

  有道是:锦上添花、不若雪中送炭。

  魏武初起,无兵亦无地。

  曹操自中平六年(189)逃离洛阳,未能回到故乡谯县,而是直接赴兖州陈留、投奔故人张邈,在此合兵。

  曹操自初平元年(190)兵败荥阳,糟蹋干净张邈和卫兹的“天使投资”(合计五千人),便流浪扬州,又在龙亢县遭遇叛乱,实际麾下兵员不过五百。自此屈身袁绍幕府,替绍四处征伐。

  兵谋叛,夜烧太祖帐,太祖手剑杀数十人,余皆披靡,乃得出营;其不叛者五百余人。--王沈《魏书》

  直至初平三年(192)在东平寿张大破青徐黄巾,整编改制,组建“青州兵”,才算有了自己的核心作战部队。

  此阶段带兵投曹者,有任峻、李乾、李典等人。

  任峻任峻是司隶河南郡中牟人,率宗族百人投曹。操大喜,以“行奋武将军”身份表峻为骑都尉。

  实际曹操的奋武将军本是伪职,而骑都尉秩比二千石,可知是“慷他人之慨”。

  对于从龙之臣,创业之主一贯是颇为慷慨的。曹操招赘任峻为妹夫,建安初(196)又授任峻“典农中郎将”,在后方主持军屯。与夏侯惇类似。

  峻又别收宗族及宾客家兵数百人,愿从太祖。太祖大悦,表峻为骑都尉,妻以从妹,甚见亲信。羽林监颍川枣祗建置屯田,太祖以峻为典农中郎将,募百姓屯田於许下,得谷百万斛。--《魏书十六 任峻传》

  注:典农中郎将,位同郡守,秩二千石。

  任峻作为从龙元勋,以区区数百部曲,便得“驸马之位”和“郡守高官”;且长期避祸后方,率部屯田。

  可谓“钱多事儿少离家近”,一本万利。

  山阳李氏李氏家族是兖州山阳人,客居乘氏(县名)。李氏掌门最早是李乾,领部曲随魏武大破黄巾于寿张(192)。

  魏武初起,部众孱弱,除袁绍赞助的兵马,主要兵员应来自山阳李氏。

  乾死,子李整将兵;整死,从弟李典将兵。

  李氏是山阳豪霸,声势熏天。

  典从父乾,有雄气,合宾客数千家在乘氏。--《魏书十八 李典传》

  兖州之战,吕布赴乘氏,遭李氏族人李进袭破,仓皇败走。

  布到乘氏,为其县人李进所破,东屯山阳。--《魏书一 武帝纪》

image.png

  建安九年(204)曹操攻屠邺县,迁部将家属质邺,李典家族居然一口气“迁宾客三千余家,人户一万三千余口”。

  典宗族部曲三千馀家,居乘氏,自请愿徙诣魏郡。徙部曲宗族万三千馀口居邺。--《魏书十八 李典传》

  李典继承伯父和从兄的部曲势力,不满十五,便升中郎将,很快又迁裨将军。

  建安十一年(206)累功至捕虏将军、都亭侯,已从偏裨升为杂号。

  典卒于合肥之战(215)结束不久,年仅三十六。可知其少年掌兵,因部曲众多,得居中郎将、将军高位。

  ② 兖州时期(192-195)

  兖州时期可以看作曹魏政权的分水岭,有投诚亦有背叛;有忠良亦有奸佞。

  魏武在初平三年至兴平二年(192-195)客居兖州,治所在东武阳和鄄城之间迁徙;实际处在袁绍的干预控制之下。

  兴平年间的“兖州叛乱”,给了曹操极大的精神打击,之后南下豫州颍川许县,谋求自立。

  在此期间,领兵归附者颇多,有陈宫、程昱、王忠、乐进、于禁、朱灵等。

  陈宫不同于演绎作品,陈宫颇类“武人”形象。在各种材料中,陈宫均以“将”、“大将”等叙述方式出现。

  陈宫出身兖州东郡,按记载推测、当为地方豪族。宫典兵,且不为少,兴平元年(194)张邈、陈宫勾结吕布叛乱时,兖州全境几乎覆灭,而荀彧驰召夏侯惇弃守濮阳,可知叛军势大。

  宫仕吕布,亦曾勾结郝萌叛乱,逼得吕布赤身裸体、破厕所矮墙逃生。事后清算内奸,曹性当场指认陈宫为祸首。

  “宫面赤,众人悉觉”,而吕布竟“以宫大将,不问(罪)”。

  布问性,言“萌受袁术谋”。“谋者悉谁?”性言“陈宫同谋”。时宫在坐上,面赤,旁人悉觉之。布以宫大将,不问也。--《英雄记》

  吕布一介边地莽夫,本无道义可言。所谓“不问”,非宽恕之意,实在是陈宫“大将”,麾下典兵,担心清算陈宫、激起变乱而已。

  陈宫以私兵部曲,在曹营亦做到“镇东郡”。

  兴平元年,曹操东击陶谦,令其将武阳人陈宫屯东郡。--《后汉书 吕布传》

  注:陈宫为东郡东武阳人,按制度不得出任本郡郡守或州刺史。

  东郡守名义是治濮阳的夏侯惇,而从荀彧召惇赴鄄城故事,亦可看出,实际东郡的话事人是地方豪霸陈宫,夏侯惇的“郡守”仅为挂名。

  王忠王忠,司隶扶风人。兴平二年(195)三辅乏粮,人相残食。忠遂随饥民东奔(即“逃荒”)。断粮,忠食人,以其亭长出身,择饥民精悍者组建卫队,忠为帅。

  南向武关,大破刘表先遣军,复夺兵千余人,北上投曹。得授中郎将。

  值娄子伯(即娄圭)为荆州遣迎北方客人。忠不欲去,因率等伍逆击之夺其兵,聚众千余人以归公。拜忠中郎将。--《魏略》

  注:长安入洛阳需出函谷关,长安入南阳(荆州)需出武关。三辅之乱时,因洛阳残破,大部分士人的流浪方向是出武关向荆州。

  也有少部分人,如孟达、法正亡入益州。

  以王忠在建安五年(200)领兵袭击刘备、袁绍联军的故事看,彼时其至少为偏、裨将军。而曹魏建国前(213),忠已为扬武将军。

  注:扬武将军头衔,见《魏公劝进表》,文多不载。

  乐进乐进,冀州阳平人。最初“以胆烈从太祖”,仅为帐下小吏。

  乐进字文谦,阳平卫国人也。容貌短小,以胆烈从太祖,为帐下吏。--《魏书十七 乐进传》

  乐进还乡募兵,得千余人,魏武闻讯,立刻将这个帐下小吏,擢拔为“陷阵都尉”、“代理司马”。

  遣还本郡募兵,得千馀人,还为军假司马、陷陈都尉。--《魏书十七 乐进传》

  由此可见,魏武势利、现实到了何种地步!

  以胆烈从者,不过贱命一条,死不足惜;看看大门儿、端茶倒水也就打发了。待小吏还乡募兵千余,便立刻从“倒洗脚水的”、擢拔为“代理司马”、“陷阵都尉”,其前倨后恭,奈何至此!

  于禁于禁是兖州泰山矩平人。黄巾之乱(184)时跟随何进先遣队鲍信。

  初平三年(192)青徐黄巾寇兖州,鲍信败死,禁转投盟军曹操。最初仅为“都伯”。

  及太祖领兖州,禁与其党俱诣为都伯。--《魏书十七 于禁传》

  都伯职位微贱,相当于今天的“排长”或“连长”,麾下管着百十来号人。

  将军王朗(非曹魏建国后的三公王朗)向曹操力荐于禁“有大将之材”,才勉强得做军司马,也不过低阶武职而已。

  注:伍长有不进者,什长杀之;什长有不进者,都伯杀之。--《通典》

  按此,都伯大致等同于“百夫长”。

image.png

  于禁麾下无兵,有“大将之才”而官止“都伯”;乐进空手白牙,以“胆烈”为帐下小吏。

  于、乐皆五子良将,出道时仅因麾下无兵,竟微贱至此。对比年十三、四,仅因麾下典万余门客,便得做“中郎将”的李曼成,差距何止千里!

  曹魏“因兵授官”制度,由此可见一斑。

  朱灵朱灵本袁绍部将,兴平元年(194),在袁曹合作的“蜜月期”,转投曹操。

  朱灵本传极略,引注也不多,故投曹时官阶不明。

  但灵事袁绍时,已有“自将三营”的记载,可知朱灵在袁军位阶不低,且麾下有私兵。

  初,清河朱灵为袁绍将。太祖之征陶谦,绍使灵督三营助太祖,战有功。--《魏书十七 徐晃传-附传》

  按此,朱灵投曹时,恐怕至少授中郎将或杂号将军。

  朱灵不得魏武信任,遭于禁夺兵,但亦累官至后将军,位列八重号。即《三国志》所谓“为好将”。

  灵后遂为好将,名亚晃等,至后将军,封高唐亭侯。--《魏书十七 徐晃传-附传》

  可知,麾下“典三营”的朱灵,起点比乐进、于禁这些白身之徒,要高出不止几多。

  ③ 建安初年至赤壁之战(196-208)

  这是魏武霸业初成、布武天下的高速发展期。网罗降将、皆天下英豪。

  此阶段实际是“曹袁争霸”时代。绍虽死,子嗣仍在,在官渡之战后又坚持抵抗了七年才彻底覆灭。

  此阶段领兵归降者,人数亦众。有李通、许褚、张辽、陈登、田畴、臧霸、刘备、徐晃、张绣等人。

  此阶段的领兵者,与之前又有不同。

  初平、兴平年间(190-195)群雄割据,几乎“郡郡作帝,县县称王”,地方大小军阀多如牛毛,不计其数,大部分甚至没能在史书上留下个名字。

  即王沈所谓“无敌自破者不可数”。

  君如自遂以为郡郡作帝,县县自王也!--《九州春秋》

  自遭荒乱,率乏粮谷。诸军并起,无终岁之计,饥则寇略,饱则弃余,瓦解流离,无敌自破者不可胜数。--王沈《魏书》

  至建安年间(196-220),中原局势已相对明朗,此时仍然幸存的大小军阀,经历十年左右“血与火”的磨练,基本都具备相当的实力。

  故此阶段领兵降曹之人,领军规模远超之前;相对应的、得到的军官位阶亦远超之前。

  校尉、都尉、别部司马是不可能再拿得出手了,至少是“中郎将”起步,一般直接授予郡守、杂号乃至重号将军。

  李通李通,江夏平春人。有胆略,兼并奴客二千余家(口数应该更多),击破黄巾大帅吴霸,横行淮、汝。

  建安初年(196)曹操南下、攻略汝颍,通举众降。受“振威中郎将”。

  时有周直者,众二千馀家,与恭、通外和内违。通与直克会,酒酣杀直。诛其党帅,尽并其营。建安初,通举众诣太祖於许。拜通振威中郎将。--《魏书十八 李通传》

  李通与臧霸并称,以其名拟动词化,号称“李通淮汝,臧霸青徐”。

  张辽张辽,雁门马邑人,并州系大将。昔日与吕布、张杨共事丁原。原死,辽从布。

  建安四年(199),布败死下邳。辽“将其众”降。得授中郎将。

  太祖破吕布於下邳,辽将其众降,拜中郎将,赐爵关内侯。--《魏书十七 张辽传》

  实际从“下邳包围战”相关记载看,位居“鲁国相”的张辽,始终未见参战记录。可知其割地自保,心态与臧霸等“自守贼”更加接近。

  彼时的曹操、已非昔日落魄败犬,千百人的规模是断断看不上的。而张辽麾下兵勇未经大战,人数应不少,故得授中郎将。

  臧霸集团臧霸、孙观、尹礼等为代表的“泰山贼”,是割据琅琊国和东莞郡(徐州北部)的土皇帝。

  曹操此时(199)忙于准备官渡之战,故对泰山贼行“羁縻之策”,直接将青徐二州委之。霸等地方巨寇,遂一跃而成国相、郡守。

  太祖以霸为琅邪相,敦利城、礼东莞、观北海、康城阳太守,割青、徐二州,委之於霸。--《魏书十八 臧霸传》

  但并未见到此时泰山诸贼的“军职”。

  我猜测曹操此时无力调动臧霸等人的直属部曲,故只得暂时承认既成事实,即泰山贼在青徐地区的割据地位,以“鼓励”、“安抚”泰山贼帅为己所用。

  既然不能直接调动其部曲,将军号也就成了一纸空文。

  臧霸有记载的最早将军号是“破虏将军”(杂号),已在曹操攻屠邺县、剿灭袁氏之后(205)。此时臧霸遣子入质,故得将军敕封。

  陈登下邳陈登,徐州门阀。其授官与臧霸等人类似。皆是对地方豪霸地位的认可。

  陈登降曹亦在吕布败殁同年(199),授“伏波将军”领广陵太守。伏波虽为杂号,却是显职。夏侯惇亦曾为伏波。

  注:马援即为伏波将军。孙中山悼蔡锷,有挽联“一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间关马伏波”之语。

  布既伏诛,登以功加拜伏波将军,甚得江、淮间欢心,于是有吞灭江南之志。--《先贤行状》

  陈登在下邳招募“郡兵”以迎曹操。名为郡兵,实际就是陈氏私兵。

  太祖到下邳,登率郡兵为军先驱。--《先贤行状》

  刘备牧徐州时,陈登曾对刘备说“愿为使君合十万之众”。十万颇为虚指,但招募万余劲旅,却不在话下。

  登曰:“公路(袁术)骄豪,非治乱之主。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成五霸之业,下可以割地守境,书功於竹帛。--《蜀书二 先主传》

  登有大志,屡次领兵横行江淮,痛击孙策,甚至有了“吞灭江南之志”。曹操担心陈登雄心难御,迁其至东城,登不久病卒。君臣猜忌告终。

  由此可见,曹魏的“因兵授官”制度,也颇有缺陷:

  有大志且得人心者,一朝再加高位,必骄矜难制。陈登、刘备便是典型。

  刘备提到陈登,不得不提到其“好基友”刘备。

  刘备降曹比陈登早一年(198)。建安三年刘备在小沛招募徒众,合兵万余,又遣流氓劫夺吕布军马,遭高顺痛击,遂降曹。

  先主还小沛,复合兵得万馀人。吕布恶之。--《蜀书二 先主传》

  以刘备麾下“万余精兵”的实力,虽败于高顺,整体建制尚在。布死,刘备受“左将军”。这是重号将军,地位远超一般杂号。

  先主复得妻子,从曹公还许。表先主为左将军。--《蜀书二 先主传》

image.png

  关、张为刘备副手,亦将兵。受中郎将,与张辽等同。

  先主从曹公破吕布,随还许,曹公拜飞为中郎将。--《蜀书六 张飞传》

  兵多者官大,兵寡者官小;亦可见曹魏“因兵授官”制度,对于降将的部曲数量,考核严密精致到了何种地步。

  张绣与贾诩张绣是凉州武威人,三辅暴乱(195),绣随叔父张济出奔。济死南阳,绣遂降刘表,为荆州北部外藩。

  建安四年(199),张绣二度降曹,受封“扬武将军”。

  (绣)复以众降。太祖执其手,与欢宴,为子均取绣女,拜扬武将军。--《魏书八 张绣传》

  张绣的扬武将军,无疑来自其兵员数量(即“以众降”)。

  曹操在建安初年数次征荆州,与张绣、刘表联军大战。甚至在建安三年(198)单次战役,可以“斩首数万”。可见张绣势力之强。

  (褚)从征张绣,先登,斩首万计,迁校尉。--《魏书十八 许褚传》

  二度降曹时,绣麾下至少应有万余乃至数万劲卒,这也是对曹军“备战官渡”的极大补充。

  与张绣相对应者,是绣幕僚贾诩。

  贾诩与张绣同乡,亦凉州武威人。长安之乱(192),诩为祸首。因功累迁至“宣义将军”。凉州伪政府瓦解后(195),诩先后投奔华阴段煨、南阳张绣,麾下已无兵。故遂绣出降的贾诩,仅为“执金吾”。

  傕、汜等斗长安中,傕复请诩为宣义将军。绣降,(魏武)表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冀州未平,留参司空军事。--《魏书十 贾诩传》

  执金吾是虚职,是“名义上”的首都地区治安官。臧霸失势时,亦授执金吾。可见其职位分量。

  注:贾诩兼领冀州牧,实际彼时冀州全境归袁绍;而曹操攻破邺县,自领冀州牧,贾诩官职再遭褫夺,失势程度可见一斑。

  贾诩自此阖门自守、不攀权贵。亦由于其麾下无兵,故惊惧自保,希冀免祸。

  诩自以非太祖旧臣,而策谋深长,惧见猜疑,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魏书十 贾诩传》

  张绣与贾诩的授官差异,就和李典与于禁、乐进类似,都是“有兵者得高官,无兵者靠边站”的典型例证。

  张郃张郃、高览是官渡之战决战期的“锁匙人”。本奉命偷袭曹操营垒,却因与郭图不睦而临阵倒戈。

image.png

  张郃将兵袭曹操本阵,麾下兵员必不为少,故受封“偏将军”。

  这与建安五年(200)关羽举下邳以降类似。关羽彼时亦受偏将军。

  太祖得郃甚喜,谓曰:“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岂若微子去殷、韩信归汉邪?”拜郃偏将军,封都亭侯。--《魏书十七 张郃传》

  田畴、许褚与徐晃这三位比较特殊,因缺载或不仕等原因,不符合“因兵授官”原则。特意放在小节末尾。

  许褚许褚是豫州谯人,魏武同乡。“号称”合宗贼千余家,横行汝南。就实际情况和许褚位阶看,水分颇大。

  汉末,聚少年及宗族数千家,共坚壁以御寇。--《魏书十八 许褚传》

  许褚麾下剑客死士百余,壁民(即替豪强守卫坞堡者)千余,却仅得“都尉”一职。比校尉还低。

  太祖见而壮之曰:“此吾樊哙也。”即日拜都尉,引入宿卫。--《魏书十八 许褚传》

  如果不是许褚部曲质量太差,那只能解释为其麾下根本无“千人之数”,大概也就是百余剑客。

  田畴田畴是幽州右北平人,原为州牧刘虞所辟僚属。虞死,田畴逃入山中,招募徒众,欲报公孙瓒。

  魏武北征乌丸(207),田畴为军队向导,之后率宗族百人及流民数千,随魏武迁邺县(就是做人质)。

  畴得北归,率举宗族他附从数百人,营深险平敞地而居,躬耕以养父母。百姓归之,数年间至五千馀家。

  田畴高亮,人不能屈,拒绝魏武所授一切官、爵。最后竟以“议郎”虚职卒于家。

  注:议郎,掌顾问应对,无常事。

  畴上疏陈诚,以死自誓。太祖不听,欲引拜之,至于数四,终不受。--《魏书十一 田畴传》

  田畴不肯受官,故其官阶与宗族部曲数量不符。

  徐晃徐晃是司隶河东人,本白波贼帅杨奉部将。魏武迁天子于许(196),大战杨奉,奉败走,晃降。

  然而史书并未提及徐晃麾下是否典兵,仅说“太祖授晃兵”,之后累功至裨将。

  未知徐晃麾下是否本有部曲,也不知晃初降所授何职,故在此提及。

  太祖讨(杨)奉於梁,晃遂归太祖。太祖授晃兵,使击卷、原武贼,破之,拜裨将军。--《魏书十七 徐晃传》

  综上,除徐晃、许褚、田畴三位因特殊原因形成的特例,其他降将一概遵循“因兵授官”的原则。

  ④ 小结

  曹魏的“因兵授官”,大原则不外如是:

  兵多者官大,兵少者官小,无兵者无官(特指军职)。且越早归附,地位越高。

  当然,大原则下又有差异,共性之中又有个性。

  魏武初起,势衰力弱。故此时(189-192)领兵归附者,一概授予显职,宠信有加。“少年中郎将”李典,与招赘为婿的任峻便是个中翘楚。

  兖州时期(192-195),魏武处在“镇压叛乱”和“称藩袁绍”阶段,故亦急需扩张势力,对领部曲来降者,亦颇多重用。但此时天下碎裂,九州鼎沸,行政区划过于破碎,故地方豪霸所募兵马,亦不为多。

  因此出现乐进、于禁起于闾阎;陈宫、张邈叛于肘腋之怪事。而此时所授官爵,因领兵人数所限,止于“中郎将”。

  建安初期至赤壁之战(196-208),彼时九州群雄、历经风霜剑雨的洗礼,幸存者皆为颇具实力的中型军阀,故其麾下多为百战劲卒,人数也往往破万。

  此时授官,便成“中郎将”起步,乃至“委以州郡,上不封顶”的喜人态势了。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不外如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