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随后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

受阅部队由15个徒步方队、32个装备方队、12个空中梯队组成,他们依次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国庆70周年阅兵总指挥,为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上将。此外,在受阅部队中,还有4名上将领队: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上将、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上将、中部战区政委朱生岭上将、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上将。

阅兵总指挥乙晓光上将1958年6月生,江苏沭阳人,1974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出身于空军,2016年7月晋升上将,2017年出任中部战区司令员。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乙晓光上将

乙晓光出身于军人家庭,其祖父、叔父曾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他16岁时入伍,早年毕业于空军保定学校,之后在空军服役多年,曾服役于原沈阳军区、原成都军区等军区空军部队,历任空军某部部长、原成都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原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空军指挥学院院长、空军副参谋长、原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等职。

2012年7月,乙晓光晋升中将军衔,在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当年年底,乙晓光离开空军,出任总参谋长助理,成为当时军中最年轻的现役中将,两年后升任副总参谋长。

军改后,军委联合参谋部组建,乙晓光出任军委联参部副参谋长,2016年7月晋升上将,次年任中部战区司令员。在十九大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

曾在空军服役多年的乙晓光是特级飞行员,飞过多种型号战机,同时还是全天候飞行教员、飞行指挥员。他还参加过“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在担任空军某师师长期间,还曾利用业余时间编写了一本长达十万字的《飞行员英汉辞典》,在全国出版发行。

刘粤军上将、赵宗岐上将、朱生岭上将与王建武中将、李桥铭中将五大战区主要指挥员,在阅兵中任战旗方队领队。在他们五人引领下,载着100面荣誉战旗的猛士车缓缓驶过天安门。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据新华社报道,战旗是荣誉的象征、胜利的标志。“铁军”“大渡河连”“平型关大战突击连”“塔山英雄团”……战旗方队展示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荣誉功勋部队的战旗。战区主战,各战区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号令,聚力研战、谋战、练战,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解放军报》对此报道称,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百面荣誉战旗在军旗的引领下集中受阅,昭示着我军改革强军的铿锵足迹。引领战旗方队的五大战区指挥车在同一个方队集体亮相,既是战区联合指挥、联合行动、联合作战能力形成的展示,更是我军向世界一流军队奋力迈进的庄严宣誓。

刘粤军上将出生于1954年,曾任职驻澳门部队司令员、原42集团军军长、原兰州军区参谋长、原兰州军区司令员等职,军改后任东部战区司令员。2015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在十九大上,刘粤军当选为中央委员。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刘粤军上将

2016年3月,刘粤军曾接受中国军网采访,谈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能力建设。刘粤军说,“我们东部战区守卫在祖国东部战略方向上,面向台海、东海和西太平洋,担负着维护国家统一、领土主权、海洋权益和东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安全稳定的神圣使命,负责指挥战区陆、海、空、火箭军部队等武装力量实施联合作战和非战争军事行动。概括起来就是:研究打仗,准备打仗,指挥打仗。我们要履行好习主席和中央军委赋予的这个核心使命,就必须把主战作为主业主责,全力以赴抓备战打仗,坚决做到能打仗、打胜仗。”

“习主席要求我们,‘要一门心思谋打仗,着力提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我们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作为指挥打仗的‘大脑’、‘中枢’,必须当好军委战略意图的执行者、当好方向军事行动的主导者、当好本战区军事需求的规划者、当好部队作战能力水平的检验者。大力加强指挥打仗的能力建设,就是要打牢联合作战指挥素质基础,深化联合作战问题研究筹划,建强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大力抓好战区诸军兵种部队联合训练,精心打造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方阵。”刘粤军说。

赵宗岐上将出生于1955年,曾任职西藏军区参谋长、原14集团军军长、原13集团军军长、原济南军区参谋长、原济南军区司令员等职,军改后出任西部战区司令员。2015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在十九大上,赵宗岐当选为中央委员。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赵宗岐上将

2017年3月,赵宗岐曾接受中国军网采访,谈打造一流战区。他说,“西部战区驻守祖国半壁河山,面积最大、边界最长、邻国最多,处在边防斗争最前沿、反恐第一线、维稳热点区,天天有情况、处处有斗争、随时有行动。战区成立以来,我们牢记习主席训令,积极适应‘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认真履行主战职能,充分释放新体制的优势、发挥改革的威力,完成了以往体制下想干干不了、干不好的很多事情。”

打造一流战区有什么标准?赵宗岐说,“实践中,我们体会到打造一流战区,至少有以下5条标准:一是听党指挥、绝对忠诚。这是最根本的一条标准。‘国家大柄,莫重于兵’。战区执掌一方兵权,必须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做到绝对忠诚、维护核心、看齐追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指挥。”

朱生岭上将生于1957年11月,是江苏东台人,拥有军事学硕士学位,长期在原南京军区服役,曾任原第31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福建省军区政委、上海警备区政委等职。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朱生岭上将

2014年12月以来,朱生岭先是升任原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此后于军改启动后出任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首任政委,并于2016年晋升中将军衔。2017年1月,朱生岭以武警部队政委身份公开亮相,今年6月消息显示,他调任中部战区政委。十九大上,他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2017年10月底,朱生岭在深入部队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时,就推进新时代武警部队建设发展的36个着力点。他说,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对武警部队的绝对领导,坚定不移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把“四个意识”落实在岗位上、落实在行动上。

在国庆阅兵中,有12个空中梯队接受检阅。其中领队机梯队,在空警-2000预警机上担任指挥员的是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上将。空警-2000预警机自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首次亮相以来,已是第4次接受检阅。由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驾驶的8架歼-10飞机组成箭队护卫两翼,拉出红、黄、蓝、绿4种颜色的7道彩烟为后续梯队铺出华丽的航路。

《解放军报》报道称,大力发展空中预警指挥能力,是建设“空天一体、攻防兼备”战略空军的关键。在以联合作战为主要形式的现代战争中,以空警-2000预警机代表的空中预警指挥体系,在整个作战体系中处于关键位置和核心节点。

目前,预警机作战效能初步实现了由信息保障向主战力量转变,由内陆近海向高原远海拓展,由充当要素向体系核心转变。预警机逐渐从“空中雷达站”变作“空中指挥所”,成为名副其实的“长空千里眼、云天中军帐”。

阅兵式上的五大上将

丁来杭上将

在空警-2000预警机上担任指挥员的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上将,出生于1957年9月,2003年晋升少将,2013年7月晋升中将,今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

丁来杭毕业于空军指挥学院,曾任空军航空兵第二十四师七十一团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北空训练基地司令员、空军某部参谋长、空军福州指挥所司令员、空军指挥学院院长等职。

2009年,丁来杭出任原成都军区空军参谋长。2012年,升任原沈阳军区空军司令员,次年晋升空军中将军衔。军改后于2016年2月,任北部战区空军司令员,2017年任空军司令员。十九大上,他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2014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丁来杭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空军是全疆域作战的部队,不管哪一个方向有任务,空军都是首当其冲。”

今年7月,丁来杭在为空军参加第一批主题教育的军级以上单位党委机关讲专题党课上说,要深抓学习教育守初心,强化学习自觉,把握学习重点,注重学习转化,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打牢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思想根基。要融入练兵备战担使命,必须在深化练兵备战中体现价值、完成重大任务中彰显威力、提高打仗能力中检验成效。

此次阅兵,高级别将领云集。《解放军报》报道称,打仗是中坚,受阅站排头。担任方梯队领队的89名将军和领导指挥方队中的25名将军,军容严整,精神抖擞,行进在各方梯队的最前列。嘹亮的口令,庄严的军礼,威武的正步,从将军到士兵,行进在受阅区的官兵以整齐划一的行动表达对党的核心、军队统帅的衷心追随。

新京报记者 何强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