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刘禹锡是打不死的小强?被贬23年后刘禹锡的结局是什么?

为什么说刘禹锡是打不死的小强?被贬23年后刘禹锡的结局是什么?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说起刘禹锡,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了,唐朝著名的诗人,读书的时光里还学过不少关于他的诗歌。若是要在唐朝找一位刚正不阿,藐视权贵,用自己豁达的态度在长达23年的贬谪之路上一直乐观地笑着面对各种逆境的人,那这个人就一定时刘禹锡了,被称之为唐朝期间打不死的小强。

image.png
 

  一、才华横溢,与柳宗元同榜进士及第

  二十一岁的刘禹锡高中进士,这在唐朝诗坛上留下美名的大诗人里面并不多见。

  两年后,二十三岁的刘禹锡再登吏部取士科,释褐为太子校书。

  对于一个有着修齐治平远大理想的青年才俊而言,刘禹锡的入仕道路可谓是顺风顺水,如果说他能够学会攀附权贵、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那么,绝对会飞黄腾达,官运亨通,封侯拜相,位极人臣。

  然而,刘禹锡有着自己的远大抱负,年轻的他早就看到了当时的唐朝有两大“顽疾”必须去尽早医治——藩镇割据和太监专权!

  于是,刘禹锡成为了“二王刘柳”革新集团的骨干分子,在唐顺宗李诵的大力支持之下搞起了“永贞革新”,目的就是为了革除弊政,恢复唐王朝的兴盛。

image.png

  不论改革的目的有多么高尚,蓝图有多么宏伟,只要是改革就会触碰到既得利益者的奶酪,就会受到权贵的抵触和反扑。很快,“永贞革新”就在权臣和宦官的一致打压下以失败告终,利益集团逼迫李诵将皇位传给了太子李纯,参与改革的这些人均被贬谪。刘禹锡被贬为远州刺史,随即加贬为远州司马。

  从朝廷大员一下子贬谪为地方闲职,巨大的心理落差是常人难以接受的,刘禹锡的内心也是十分苦闷。他写了许多的寓言诗,表达了对当朝权贵的极大不满,同时,他还做了很多赋来表达自己不甘沉沦的决心和雄心壮志,以期被明君赏识。

  然而,此后的二十三年,刘禹锡一直遭受着当朝权贵的打压和迫害,一直在被贬谪的路上艰难跋涉着。

image.png

  二、矢志不渝,豁达乐观支撑着他不断与命运抗争着

  被贬十年之后,刘禹锡与柳宗元等人一起奉召回京。本来,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只要刘禹锡能够在当朝权贵们面前摇尾乞怜、摧眉折腰、低三下四,就能够获得回京入朝的机会,再不济也能远离巴山楚水凄凉地,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可是,这样做就不是他刘禹锡了。

  从骨子里蔑视那些尸位素餐阿谀奉承的官场小人,岂能对这种带毛长角的小爬虫失了气节呢?铮铮铁骨,就是断了也不能弯腰!

  就在他看到这些丑陋的嘴脸后,赋诗二首:《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重游玄都观绝句》,辛辣的诗风得罪了权贵,他再次被贬至连州刺史。

image.png

  以后的日子,刘禹锡一直处在贬谪的道路上,从偏远的广东连州,又辗转到四川夔州,十年后,刘禹锡才从“巴山楚水凄凉地”来到还算富庶的安徽和州。

  然而,即便是已经被贬了,刘禹锡的心并没有沉沦,人并没有颓废,依然乐观地用笔书写着山水田园,用诗不短与命运抗争着。

  被贬期间,刘禹锡因为只是一个闲职,地方官吏并不想让他过多地参与政务,这就为刘禹锡寄情山水赢得了创作的时间,期间有大量的田园诗流传下来。况且,刘禹锡在偏远之地接触了许许多多的民歌,他开始对自己的创作风格进行了创新,吸收了民歌的手法,使得他的诗更有生命的张力。

image.png

  三、《陋室铭》,对当权者最无情的嘲讽

  在安徽和州,有一个小小的知县,感觉刘禹锡只是一个过气的朝廷命官,一个永无翻身之日的外放司马,于是,动用手中的权力,故意给刘禹锡气受。

  按照唐朝的官场制度,国家公务员是有官邸的,而且是政府买单购置,就算是被贬的司马,也应该享受相应的待遇,而这个知县就是摆明了要刘禹锡好看,故意给他安排远离市区的城南远郊区一处院落。

  他以为,刘禹锡初来乍到,又是从中央部门下放的官员,这一手一定能煞一煞刘禹锡的锐气,一定能让刘禹锡乖乖给他低眉顺眼……

  面对同僚的挑衅,刘禹锡安然接受,不仅没有低眉顺眼,更没有拍桌子骂娘,而是在大门口写了一副对联: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

image.png

  这种豁达乐观的心态就是再荒凉的远郊区又能怎样呢?刘某人追求的东西岂是你这种小爬虫能够理解得了的?

  知县并不罢休,再次挑衅,先是要他搬到城北的一处小院落,最后索性找了个只有一屋一床一桌的小房间。

  我想,知县一定派人在离刘禹锡“陋室”不远的地方偷偷观望着,这种小人是最愿意看到铁骨铮铮的刘禹锡在这样的环境下崩溃、颓废、消沉……然而,结果再一次重重地打了知县的脸,刘禹锡的做法深深刺痛着知县肮脏的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image.png

  四、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榜进士及第,同年为官,同为永贞革新”的骨干力量,同年被贬,但是,二者的结局颇有不同。那个寄情于山水的“醉翁亭主人”在被贬十三年后病故,而刘禹锡却在被贬二十三年后依然活着回到了洛阳。

  他结交白居易等诗坛名流,一起研究诗歌,一起和唱吟咏,初心不改。

  最后,刘禹锡以正三品的虚职在洛阳安度晚年。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虽然,刘禹锡的仕途坎坷,一生大多数时间在颠沛流离的被贬之路上艰难跋涉着,一生都在权贵的算计和打压之下挣扎着,但他的政治操守和品德就像他流传于世的诗歌辞赋一样,是一座永远的丰碑。

  “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是啊,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在逆境中如何面对,是保持一颗正直的初心和一副铮铮铁骨,还是出卖良心,做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爬虫,用尊严和操守去换取那点廉价的虚伪的功名利禄呢?